南京日报:南航徐川借故事讲道理成“大V”
微信粉丝过万 文章浏览千万 课程三秒抢光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05   浏览次数:22

徐川签售会︒ 本报通讯员 董清摄


昨天,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辅导员徐川新书《节节向上——怎样把节日过得有点意义》首发式在该校图书馆举行。在“五四青年节”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里,这本由团中央书记处傅振邦写序推荐的书,吸引了从各地赶来的近千名大学生“粉丝”。

一位年轻辅导员为何有如此魅力?很多人对近日网上一篇很热的帖子《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》并不陌生,徐川便是该文作者,大学圈内赫赫有名的“大V”。 


人气超旺,多篇文章被党报官微相中转


去年的5月4日,一篇名为《青年节里谈中国》的文章刷爆朋友圈,共青团中央等多家官微冠以“深度好文”的标签转发。文章从3个小故事出发,用幽默、轻松的方式号召广大青年涵养中国气质,宣扬中国故事,传递中国声音。这是徐川节日系列文章的第一篇力作。

“写这篇文章纯属偶然。”徐川介绍,当时他在团中央挂职,在一次从南京到北京的高铁上,看到一本杂志上谈论中国道路的文章,写得不痛不痒,“看到后来我索性翻出纸笔,围绕这个主题奋笔疾书半小时写了篇文章,后来推荐给团中央学校部的官方微信,一下子就火了。”

随后,他的《建军节里谈英雄》《国庆节里谈爱国》等“节日谈”系列评论文章,陆续被团中央、团中央学校部、共青团江苏省委等各大官微转发,文章累计阅读人数突破百万。“《节节向上——怎样把节日过得有点意义》这本书,就是结集的徐川一年来,围绕节日说传统、谈文化、话梦想、讲担当的33篇文章。”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宣传部副部长孔令华介绍,徐川从2008年以来相继开通了新浪博客、人人网公共主页、新浪微博、“南航徐川”微信公众号,每个平台的关注人数都成千上万。

就在几天前,他的一篇《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》,仅团中央、人民日报、中青报等官微转发后的阅读量就达10万+。 


经历丰富,当过新东方老师做过女足翻译


“以讲故事的风格说道理,既让人热血沸腾又发人深思。”这是不少网友对徐川文章的评价。

记者注意到,徐川的人生经历丰富,他的文章中引用的自身小故事尤其多。

比如,他高考时因为英语成绩不好,不仅掉到了最后志愿的高校,还被调剂到了英语专业。进校后的第一次考试,他就考了全院最后一名。接下来的4年,他反而培养了和英语的感情。    

他曾经当过新东方的老师,刚进去时被学生打分倒数,而一年后却成为最受欢迎的老师,每节课固定600元薪酬。    

他在上海读研期间,曾经想参加亚洲银行论坛,因意外迟到被拒之门外,却因据理力争时被团市委的一位领导相中,推荐参加女足世界杯翻译的全国招聘,成了英格兰队在中国期间的随队翻译。    

他刚到团中央挂职写材料时,第一篇被改得只剩下“同志们”3个字、第二篇没有用、第三篇改了6遍后改由领导亲自操刀,倍受打击、充满挫败……    

总之,不管是励志的过往,还是曾走过的弯路,他都愿意拿出来与学生们分享。

  

公号开通一年,亲自回复学生留言10万余条    


在“南航徐川”微信号的粉丝中,南航校内师生其实只占1/10,更多的是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粉丝;从职业分析来看,超六成是青年学生,其他以高校老师和家长为主。    

很多同学会将自己的困惑、烦恼在他的微信公众号留言倾诉,而徐川都是亲自一一回复,1年多来,他回复的学生留言超过10万条。    

在徐川看来,辅导员最核心的使命是与同学的沟通,尤其是当学生面临思想的迷茫、感情的挫折、规划的困顿时。    “大学的意义,就是寻找生命的可能性,形成完整的认知观和世界观。”徐川说,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帮助学生一起成为“更好的自己”。    

徐川说,为了回复留言,他常常要忙到深夜,但只要想到屏幕另一端期待的心情,就有了坚持的理由和动力。    

“在这个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自媒体时代,我们要用学生喜欢的方式和他们对话,为他们解惑,在春风化雨中教化。”徐川说,这也是新媒体时代,网络思政引领的意义所在。 


两个小片段


《我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》片段    


有很多同学一谈入党动机都是套话连篇,动不动就“从小爷爷对我说”。    

纯粹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基础牢固条件成熟,随时把爷爷搬出来忆苦思甜。    

要么是:从小爷爷对我说,吃水不忘打井人;   

要么是:从小爷爷告诉我,生在红旗下,长在新中国……    

我一度深深地怀疑,大家拥有同一个爷爷。    

这些大而无当、无比正确的废话,持续了很多年,现在也在使用。    

我不认为这个就不好,但是我认为你入党应该是你自己的事儿。    

而且,我认为,就算爷爷真的跟你说,你们都是那么乖的孙子么?    

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,也从来没有让我爷爷现身说法。 


《青年节里谈中国》片段     


在这个世界上,只要你使用别人的话语体系,只要你使用别人的标准,也就意味着要使用别人的词语,别人的定义和别人的概念,别人也就同时拥有了肆意指责和评头论足的权利……    

比如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已经很多年,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但是在武林中还是没有名号,很多人还是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;在同样的话语体系下,中国的语言也成了有问题的:你看这么多东西用“语法”都解释不了,汉语根本就不符合语法,竟然没有单数复数和主格宾格,那汉语必须要改;中国的医学当然也是有问题的,因为你们不符合西医标准,你们竟然靠刮痧,竟然用针灸,竟然讲脉络……     

所以,我们必须要走自己的道路,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,没有两个一样的国家。如果说我们的民族文化、国土面积、人口密度、历史传承、地理环境跟别的国家统统都不一样,凭什么思想、道德、伦理、文化、制度要一样? 

  

本报记者 谈洁 本报通讯员 张瀚文